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你们是我枝头的花朵和果实”

作者:本刊记者 张彦娟    来源:《河北教育》综合版2014.5    2014-5-22

“你们是我枝头的花朵和果实”

——访广平县南韩村乡南张村小学教师冯东海  

 

 

坐在教室里,窗户是画框,框住了窗外的一片嫩绿,听四月的微风吹过树梢,树影摇摇,树声沙沙,为孩子们的读书声平添了一份静幽……

冯东海老师说,和孩子们作伴,和书香为友,屈指算来,他已在美丽的乡村校园里走过24年的光阴了。

那时,天天趴在一盘大炕上写毛笔字

那是一次偶然,却是他的命运。在他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一场高烧夺去了他站立的机会,他只能无条件地选择了拐杖。

采访前虽然知道,见到冯老师时,还是有些意料之外。虽然拄着拐杖,虽然身有残疾,但记者面前的冯老师,特别爱笑——在操场上和孩子们合影的镜头里,在记者去看他住的简陋的教师宿舍时,在去他家欣赏堂屋里挂在墙上的他的古朴书法时,记者都能看到冯老师脸上那舒展的笑容,从已记忆模糊的童年一路坎坷地走来,是一种怎样的心境,让他的眼神里有这样纯净的笑影呢?

冯老师说,一个是孩子们,一个是诗,是支撑我走下来的精神依靠。

童年是一个人人生的底色。冯东海的伯父是一名教师,写一手好字。因为这样的吸引,冯东海从小就想当老师。即使在身体遭受打击之后,他依然觉得:拄着拐杖照样可以当老师。19896月,他就是怀揣着当一名教师的梦参加了中考,却因5分之差,未能如愿。无奈中,他只好选择上高中了。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拄着拐杖去县一中报到时,虽然高出录取分数线20分,却被学校以“上下楼不方便”为由拒之门外。以后的路,何去何从呢?儿时的伙伴,有的去煤矿当了工人,有的参了军,有的去外地打工,只有他留在了家里,依然心未死,做着自己飘渺的“作家梦”。他说,那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远离了水塘的青蛙,整天孤独地呆在家里,不是读书就是练字,瘦瘦弱弱的他,天天趴在屋里的大炕上——写毛笔字,写啊写啊,把所有的旧书都涂得一团乌黑,甚至连墙壁、门板也不放过,基本上能写的地方都写了,依着面积的大小,留下长短不一的诗句、名言……

对冯东海来说,梦就是他心头的阳光。而阳光平等地洒在每一个人身上。在忘我的埋头耕耘中,他的诗歌、小说开始在市级报刊上发表,他成了小村里唯一一个能上报纸的“文化人”。就在这时,村小学要招一名代课教师,老校长第一个就想到了他。冯东海说,19903月,依然记得那是一个天气分外晴朗的日子,他在一把拐杖的搀扶下,终于站在了农村小学的讲台上,终于成为了一名和伯父一样的教师。

至今,他还保留着一个带花的中号瓷碗

四月的乡村校园,教室掩映在一片葱茏的绿色中。

冯东海今年教的是五年级,班上共有27名学生。课下,12岁的学生闫静瑶告诉记者:平时,冯老师就是感冒了,也从不缺课。在冯老师的课上,欢笑是每天都会有的,我们上他的课,很快乐。

而这样让学生喜欢的课,源自他们的老师投入在教学上的一种用心。记者发现,这种用心,从细微处也可以随处见到。

在教室的北面墙壁上,一个“小手大作”专栏里面,张贴着仔细从报刊上剪裁下来的孩子们发表过的作品,有《摇醒春天》、《包饺子》、《我的小花园》等。细细看来,文字除了普遍有一定文字功底外,时有清新不俗之处,字里行间,童心晶莹。冯东海的写作特长,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们。

冯东海还喜欢篆刻,记者看到,在一张纸上印着一组作业批改图章,数了数,共有8种,其中有各种形状、线条简约的小花。试想,孩子们在打开自己的作业时,就会看到这一枚枚富有情趣、有着慧心巧思的小小艺术品,一天天下来,就是一种美的浸润了。

大课间,来到足有二亩多地的大操场上,师生一起玩起了游戏。看着在孩子们中间笑得一脸灿烂的冯老师,记者也被孩子们那种天真烂漫的欢笑声感染了。整天和孩子们在一起的人,哪能不受孩子们的净化呢?

南张村小学校长武金平以前是冯东海的老师,这么多年是看着冯东海成长起来的。武校长介绍,这些年,冯东海教学上一直勤勤恳恳,他身体不好,家里还需要他照顾,但他从没因为个人的事、家里的事耽误过课。他说过:教书是良心活儿,当老师不能耽误孩子。他是我们学校的一面旗帜。

村里人对东海的评价都很好。南张村小学共有一至五年级,五个班,学校教师都是循环着带班,今年冯东海教五年级,明年该从头教一年级了。村里乡亲们因为自己的孩子明年入学能遇上冯老师,而觉得十分幸运和自豪。

这样的好口碑后面,是冯东海多年如一日的付出。从18岁走上讲台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住校了,一直到2010年。那一年,学校来了三名特岗教师,住学校教师宿舍,同时,母亲身体也不好,他才时常回家住了。多年来,忙碌是常态,他说,这样的日子很充实,这种充实,就是因为整天跟学生在一起。

在记忆里,他珍藏着他那些可爱的孩子带给他的生命暖色。

至今他还保留着一个带花的中号瓷碗。那是2003年时,全校师生搬离旧校园,新校园刚投入使用的第一天中午,班上一个叫冯利虎的学生见老师没带碗干嚼方便面时,从家里拿来的。这个碗,他已用了十年。

他一直忘不了属于他和学生的一个独特节日。那是200825日,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九晚上,班上33名学生送给他的一个惊喜——因为他一个人在学校,学生自发来了,来和老师一起守岁。在一个本子上,他们每人写下了一句话,多年后翻开那个发黄的本子,依然潮湿了他的眼睛……

他忘不了一个叫王克的小男孩给他特制的“手动淋浴器”,因为见到他洗头时右手扶着拐,左手向头上撩水的困难的样子,孩子找了一个大雪碧瓶子,瓶盖上钻了几个小孔,灌上水,瓶口倒过来,双手一挤,一根根水柱就流下来……还有,还有,点点滴滴,桩桩件件,他说,他忘不了。

在与孩子们的相处中,冯东海觉得每一天都很快乐。他告诉记者:孩子们身上那份纯真的童心,是世界上最纯洁、最动人的精神财富。孩子们能开心生活、茁壮成长,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心随夜雨润春花

“雨天咀嚼母亲送来的饭菜,

总有一种泪水的味道,

吃一口便想流泪。

雨中母亲披着粗布被单的背影,

越挪越远,

母亲肩上的那片雨水,

多年来一直潮湿在我的心头……”

这是冯东海写自己母亲的一首诗《母亲肩头的雨水》。

采访当天的中午时分,记者来到了冯东海老师的家。见到了正在家等着儿子回去吃饭的他的老母亲。

推开院门,小院里静悄悄的,甬道两边的泥土里,种了黄瓜、豆角等蔬菜,这个时节,蒜苗才从土里露出来嫩生生的小苗。冯东海说,母亲这样种种菜,可以活动活动腿脚。老人已耳背得厉害,见到来了客人,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屋。老人今年75岁了,身体不好,常年服着药。因为多年收入微薄,再加上身体残疾,冯东海至今没有成家。平时,家里就是娘俩互相照顾着,相依为命。

虽然“日子苦”、“不容易”,但冯东海却把这样的日子过出了色彩。多年来,在别人眼里,他有太多的“好”。正像在学校里,他的同宿舍舍友、一位特岗教师看到记者采访时说的:“冯老师真是个好人,给想着介绍个好对象啊!”

因为自己的文学爱好,孩子们也受益。冯东海在南韩村中学、南张村小学相继成立了“小荷”和“春晖”文学社,十多年里共发表中小学生作文200多篇,他辅导的学生曾十余次在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奖。

因为自己的书法特长,他组织学生成立了书法兴趣小组,希望学生“都能写一手好字”。村里过年时,他还带着学生为乡亲们写春联,每年都能写1000多幅呢。

冯老师的好,还体现在平时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他去学生家里为学生补课,摔伤过腿;他为家庭困难的学生垫付过不知多少学杂费,虽然他工资收入微薄;他的父亲2002年去世。父亲在世时,偏瘫多年,他学会了给父亲打针、输液。后来,他还用所学的医学知识,服务乡邻……

愿为春雨润春花,愿化泥土育春芽。任教24年来,冯东海所教的班在历届县乡统考中都名列前茅。由于成绩突出,2004年,全县代课教师全员辞退,他成为全县唯一一名留下来的代课教师,并于去年转为公办教师。多年来,他在教学、诗歌、书法方面,荣获多项荣誉。20139月,他被评为“燕赵最美乡村教师”、“河北草根好人”、“感动邯郸教育十大人物”之一。

在一篇自述体文章中,冯东海老师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做教师,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位置。如果我是一棵树,孩子们就是我枝头的花朵和果实。我生活在一个有香有色、有花有果的美好世界里……

他说,乡亲们把孩子交给自己,他要对得起这样的重托。

曾经,因为感念冯老师对自己孩子的好,学生赵希雷的父亲曾在春节时特意去请冯老师,说:“就是喝口水,你也要到家里坐会儿!”

有这样暖心的话语,有这样质朴的心意,他怎能忘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