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孩子,你该何去何从

作者:辛集市南吕村中学 位静    来源:《河北教育》德育版2014.5    2014-6-10

刚带这个班不久,就发现小艺总是独来独往,同学们似乎都不喜欢她。一些老教师说,当初教她父亲的时候,他的脾气就很怪,她的女儿大概随他。不过,小艺的成绩还算不错,也爱提问题,对老师也有礼貌。总之,她看起来还是很阳光的,所以我也没太放在心上。

可是到了初三,问题就显出来了,同学们似乎故意和小艺作对:她迟到了在门口喊报告,男同学就说让她出去;她问问题,一些人就埋怨她不注意听,其实别人也可能不会;让学生发试卷,有人就故意不发给她。虽然我批评过学生们多次,但效果总不理想。安排座位和床铺的时候,谁都不愿意和她在一块儿。问他们原因,很多学生都说,和她在一起,两句话不投机,她就动手打人,而且还总是搧脸。这句话不久就得到了印证。有一次,小艺没有做值日,劳动委员让她去做,两人争吵起来,小艺就动了手。劳动委员本是个很泼辣的小姑娘,这次被打得哇哇大哭。我批评了小艺,让她和劳动委员道了歉。小艺态度倒很诚恳。可是不久就故态萌发,和她后面的男生动起了手。

这次和小艺谈话的时候,她跟我说出了实情:“老师,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我是故意这么做的。他们越看不起我,不理我,我就越让他们心里不痛快。”听到这话,我不禁打了个寒噤。我想到了马加爵,想到了很多因长期被忽视而心里扭曲的人们。我不知道这个女孩憋在心里的仇恨竟然有这么深。那天我和她谈了很多,谈如何与人相处,以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谈赌气对自己和他人的危害……小艺脾气倒不倔,她说以后尽量照我说的去做。

趁着别的老师和小艺说话的空挡,我又到班里和同学们说了半节多课。我讲了好几个小故事,内容多是一点善行对一个心灵改变的作用,当然也提到了马加爵。最后也提出了我的愿望,我真的希望同学们能给小艺一点温暖和宽容,让她这种仇视、怨恨的心理得到缓解。

从那以后,班里倒是平静了。只是临近中考,小艺怎么也不好好学习了,成绩直线下降。数学本是她的强项,可两次模拟考试都只有三四十分;语文题也做得很糟,作文常写不够字数。每次跟她谈话,她总是抿着嘴笑,有时笑着笑着又哭,很是神经。我也曾给她的家长打过电话,她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母亲在县城上班,只有周六才回来,也不大管她。原来由奶奶带她,后来奶奶跟着姑姑去城里生活了,家里平时就剩她自己。就这样,直到中考,也不见小艺的成绩有什么起色。

中考一周之后,是初一初二的升级考试。那天阅卷的时候,我们都去了学校,还找了几个初三的学生来帮忙。这几个学生都是班里的种子选手,中考成绩应该不错。他们才几天不见面,来了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知怎么,小艺也来了,原来是学校发了校讯通,让他们在网上模拟报志愿,小艺理解错了,以为是在学校。校长说,没事让小艺赶紧回家吧,别影响了别人。我知道,这样不安分的学生留在学校,大家是怕她出事,于是我让小艺回去了。望着她有些黯然的身影,再看看我身边这群神采飞扬的学生,我不禁感慨:我们的社会总是习惯锦上添花。这群学生承载了太多的关注,他们成绩好,家长、老师和学校都对他们寄予了厚望,加上同学的羡慕,这都助长了他们的自信心。可是我们还有那么多成绩不优秀,甚至性格有缺陷的学生,他们将何去何从?就像我们班的小梦和小艺,以他们的成绩,绝对考不上普通高中,这本也没有什么,可以上职业学校,可以走上社会,提前参加工作,可他们能够适应吗?谁又能敞开胸怀接纳她们?

想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在《学习,内在的财富》报告中,曾提出了21世纪的四大支柱,即: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处,学会发展。可他们现在,虽然初中毕业了,却还没有学会与人共处,或者说,我们还没有教会她们做人,这样的教育,即使升学率再高,也不能说是成功的教育。当然造成他们这种性格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但作为教师的我们,总该为自己的漠视、为自己的无动于衷而感到惭愧。

这几天读书,读到了一篇《露露的功课》,文章说:“露露不会游泳,不会飞,她的鸭子也是。露露带着小鸭子,天天到池塘边看别人怎么游泳,怎么飞,日子一样很快乐。”我们总有一些方面比不上别人,学生也是,但是如果他们能很快乐——不论成绩是好是坏,相貌是美是丑,家庭是富是穷,性格是内敛还是外向,都能养成乐观、宽容、健康向上的性格,能很好地适应社会,这,应该是我们最大最美好的教育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