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当课堂“被杜郎口”后

作者:张家口市教科所 张文进    来源:《河北教育》教学版 2012.10    2012-10-25

 

学习一种即使再成熟的教学操作模式,也要因时因地而变化,不是所有的学科,不是所有的内容,更不是所有的课型都适应于一种操作模式。课堂教学改革不是一首田园诗,它需要我们且行且吟,且行且变。

 

当课堂“被杜郎口”后

 张家口市教育科学研究所   张文进

因教学评估,我走进学校推开了七年级教室的门。这是一节思品课——坚强的意志是成功的保证。教室里,70多个学生一改过去的“插秧式”,被分成若干学习小组相向而坐。陪同的老师介绍说,学校正在全力推进“杜郎口”教学经验,这让我对后面的教学充满了期待。

教师的教学流程非常清晰顺畅:第一个环节是自主阅读,同时完成导学案最基础的填空题部分;第二个环节是合作探究。这是教师用心最多的部分,通过四个不同情境的设置,让学生说说哪些是意志坚强的表现,审视一下自己有哪些良好的行为习惯,并讨论一下曾经在行为习惯养成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是怎样克服的;第三个环节是当堂检测,以选择题的形式检测基础知识的学习效果;第四个环节是总结收获。学生自我总结通过本课的学习,知道了意志品质有哪些表现?坚强的重要作用是什么……

看着有模有样的、“形似”的杜郎口教学模式在教室里演绎着,我的思绪游弋起来:曾几何时,杜郎口以其显赫的名声和成功的教育让数以万计的参观学习者走进杜郎口,这些学习者随即也将其教育教学理念和操作模式引入了各自的学校,渴望通过改革进一步促进学校的发展。可是,看着眼前的课堂,想着教学评估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我暗自追问——我们到底要从杜郎口模式中学习什么?杜郎口成功的教学模式如何在我们的课堂上得以真正的迁移使用?

在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先生的教育思想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把学习的权利还给学生,把学习的自由还给学生,把学习的快乐还给学生,把学习的空间还给学生。”我虽没有机会和崔校长谋面交谈,但我却能深刻地感受到他对学生主体性的重视,对生本思想的透彻理解。我想,崔校长的这种教育思想是对传统教学中对学生学习主动性、积极性漠视的一种挑战,是对“满堂灌教学方式的一种实质性的变革,其背后最朴实、最深刻的至简大道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学生真的“动”起来,只有学生主动的、自主的学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正是在这种教育思想的指引下,杜郎口形成了自己的教学原则——相信学生、发动学生、依靠学生、发展学生;正是在这种教学原则的指引下,杜郎口又形成了适合学生实际的“三三六”教学模式,即“立体式、大容量、快节奏”三个特点,“预习、展示、反馈”三大模块和“预习交流、明确目标、分组合作、展示提升、穿插巩固、达标检测”六个基本教学环节。

我们都知道,教学模式是在一定的教学思想指导下,为完成特定的教学任务所形成的稳定的教学程序及实施策略体系。它只是给教师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框架,预定了一个操作向导、操作顺序和一般的流程要素。但实际教学运行中,无论怎样成熟、成功的模式,它都必须以符合教学的实际和学生的认知规律为前提,它都需要教师真切地理解其中的内涵,真实地把握学生的情况,适时地调整教学策略,灵动地处理教学的过程。因此,模式本身虽无血无肉,但教师却要在教学的过程中赋予它全新的生命力。在一个成熟模式的操作使用中,我们更需要的是“灵动”的课堂!这种“灵动”是师生情感的交流,思维的碰撞,学习共同体的互动,而不是形式或形体上的“盲动”或“按部就班地走模式”。

所以,虽然我们变“排排坐”为“团团坐”,但是,如果学习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讨论和交流,没有小组同伴间的真实互助和合作,这种座次变化的意义何在?虽然我们在课堂上也有清晰的教学六环节,但是,在这种程式化的教学模式效仿中,没有了学生自我探究、自我发现、自我思考、自我体验、自我感悟、自我教育的时间和空间,学生的收获又何在?虽然我们提倡和鼓励教师们学习先进经验的热情和大胆尝试,容忍学习某种模式由形似到神似再到形神兼具过程中必然存在的种种不足,但教育和教学中来不得半点失误我们又当怎样真正去思考、去落实?

特别是像思想品德这样修身修心的课程,教学的目标绝不是紧紧锁定在基础知识的记忆层面,教学的方法也不是简单的说教和灌输,教学的流程更不是某种教学模式的机械运行。教学中,教师要给学生更多的自我体验和感悟机会,要把探究的过程还给学生,把感悟的空间留给学生,把思考的一般路径教给学生,在师生、生生的互动中,在情感的交汇中,在思维的碰撞中,使学生的视野得到开阔、思维得到训练、情感得到升华、情操得到陶冶、人格得到提升。

不是所有的学科、所有的内容,更不是所有的课型都适应于一种操作模式。如果我们所追求的只是低层次的外化的操作模版,或者只是形式主义的一种渲染,课堂改革便失去了应有之意,便失去了教育的本质,更失去了存在的根基。试想,如果课堂“被模式化”了,“被杜郎口”了,灵动的课堂怎会不被扼杀,课堂应有的生命色彩又怎能不失去?须知,课堂教学改革不是一首田园诗,它需要我们且行且吟,且行且变,而前行时,我们切不可忘了当初出发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