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坐着火车去拉萨

作者:贾华    来源:《青少年科学探究》2012.5-6    2012-7-18

一直以来,都有去西藏的冲动。想去眺望雪域高原的蓝天白云,想去触摸圣城拉萨的古老文明,想去探寻那潜藏在高天厚土中最隐秘的生命之源和文化之泉……

去年夏天,我踏上了由北京西开往拉萨的T27次列车,开始了向往已久的西藏之旅。

其实,进藏的路径有多条,之所以选择坐着火车去拉萨,是渴望在全程3753公里的铁路线上,和这条举世瞩目的钢铁巨龙一起蜿蜒前行,体验窗外“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辽远阔大,感受穿越巍巍昆仑、突破生命禁区的惊心动魄。

列车在晚间10点多钟由北京西缓缓驶入石家庄北站。与现代列车的红、白两色不同,它的车身全部是墨绿颜色,显得沉稳、大气,更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列车有十余节车厢,由于路途遥远,车内除了两节软卧、一节餐饮车厢,其余大部分是硬卧车厢。列车在石家庄北站停靠两分钟后,徐徐启动,驶向夜幕下的远方。车内,旅客们寻找铺位,安置行李,互相攀谈着。车外,疾驰而过的是现代都市的万家灯火,是殷实富足的城镇村落,是太行深处的峰峦叠嶂……

列车行进着,驶过燕赵平原,驶过三晋大地,伴着晨光初露,驶进黄河臂弯的袖珍省区:宁夏。

车厢里渐渐热闹起来。开放式盥洗间里,开水供应器旁,廊道的临窗座位上,晨起的旅客们忙碌着。这是一列高原文化浓郁的列车。车厢的地毯在靛青的底色上织染着西藏民族传统图案。车厢一端的电子显示屏上用藏、汉、英三种文字滚动播出着列车时速、车内温度、海拔高度等实时数据。

这是一列沿途风光无限的列车。早晨730分左右,列车驶过中卫市,著名的沙坡头景区就在不远处。这时,铁路两侧可以轻易地看到固沙的麦草方格群,绿色植被护卫着铁路一起连绵延伸在茫茫大漠上。凭窗远眺,一边是苍茫一色、浩瀚无垠的腾格里沙漠,一边是曲折蜿蜒、平缓流淌的黄河水。说来也奇怪,往日里飞沙走石的大漠沙海,如今却静静地俯首在黄河岸边。而穿峡越谷、一路奔腾咆哮而来的黄河水竟也变得温顺起来。大漠、长河、高山、绿洲让沙坡头成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典范。虽然不能在悬若飞瀑的百米沙山聆听“沙坡鸣钟”的悠长,但行进在这绿色长廊,沙漠驼铃的历史回响和“畏途”变“坦途”的现代文明却让人生出无数感慨和无限敬畏。

让人感慨的还有列车的人性化设施。由平原绿洲,穿行高原大漠,开进世界屋脊的T27次列车,是特制的、全封闭的列车。它的增压、供氧功能和全新结构的进气系统,保证了列车行驶的平稳和车内空气的清新。安装了紫外线防护膜的观景车窗,既能有效保护乘客的眼睛不被高原强光灼伤,又能让乘客真切地欣赏到窗外那一幅幅美丽的景色。

列车行进着,在一路风景中行进着,驶过兰州,驶过西宁,驶向“高原圣湖”——青海湖。

早就耳闻关于青海湖的传说:1000多年前,文成公主远嫁吐蕃,西行至此,思念起故乡来。她拿出临行前唐王赐给她的宝镜,果然宝镜里现出家乡长安。公主不免泪如泉涌。这时,文成公主突然想起自己的使命,便将宝镜扔出手去。宝镜应声而落,闪出一道金光,化作美丽的青海湖。

而眼前的青海湖恰好具备了东方女子的神韵和气质。那明净的湖面上,荡漾着的碧波缓缓地舒展开去,在天的尽头,在深褐色远山的怀抱中,倒映着蓝天白云。沉静的青海湖不正像新婚的少妇吗?在目力所不及的湖心小岛,栖息着十几万只种类繁多的候鸟。它们上下翻飞,觅食筑巢,产卵孵化。胸襟宽广的青海湖注视着它们的成长与繁衍,不正像慈祥的母亲吗?青海湖周围是广袤的草原,草原上摇曳的格桑花似乎正悄悄诉说着西王母瑶池约会周穆王的故事。俏丽的青海湖不正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吗?

美丽的青海湖在车窗外渐渐远去。列车行进着,在暮色将至的雪域高原行进着。

高原的夜是寂静的,像沉睡的巨人。深邃的夜空,星星格外明亮。人仿佛置身于童话的世界。列车也放缓了脚步,好让人枕着一尘不染的夜色入眠。

凌晨一点多钟,列车驶进青藏高原的腹地——格尔木车站。这里是青藏铁路一期工程的终点,也是格拉铁路的起点。站台上的工作人员忙碌地为将要爬高山、涉大河、穿越茫茫无人区的列车补充营养供给,加挂动力机车。

格尔木平均海拔2800米,随着列车的启动,车内供氧系统同时开启。高原列车配备两套供氧系统:一是弥漫式供氧,也就是通过混合空调系统向车厢输送氧气,使车内空气中的含氧量保持在人体舒适程度以上;另外,每个铺位旁边都有一个专门的氧气输送端口,如果需要,旅客可以直接使用独立的接口来吸氧。当列车行驶到地势高耸、气势巍峨的昆仑山口时,密封包装的食品涨袋现象已经非常明显,但旅客却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的症状。

从昆仑山口到唐古拉山口,列车在峰回路转中爬坡前行。坐在列车前部的旅客,透过车窗可以欣赏到长龙般的列车从双峰对峙的峰谷蜿蜒而出的壮观景象。虽然列车前后两端有双动力牵引,但速度明显放慢了下来。

清晨八、九点钟,列车经过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唐古拉山口是西藏的门户,脚下便是可可西里无人区。高寒缺氧造成的头晕、恶心等高原反应很快被寻找藏羚羊的兴致所冲淡。一只,两只,三只……车厢里不断传出一阵阵的惊呼。对生命的敬畏与赞美伴着列车一起在美丽而神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行进着。可可西里的美丽是直观的:目光的尽头,是湛蓝色的天宇;云层的下面,映衬着白皑皑的雪山;雪山的脚下,延伸着绿意点点的草地;草地的上面,迂回着潺潺流淌的河流。它的神秘又是充满诱惑的:在海拔5000米,被称作“生命禁区”的高寒地带,原始生态环境、独特自然景观、野生濒危动物、珍稀矿藏资源吸引着人们前来考察与探险。

从格尔木到拉萨,青藏铁路经过500多公里的多年冻土地段。为解决高原冻土区施工难和保护好自然保护区,青藏铁路的勘察设计者们采用了“以桥代路”的措施。全长11.7公里的清水河特大桥就是这样一座“代路”桥。这座世界上最长的高原冻土铁路桥,像一道亮丽的彩虹凌空飞架在海拔4500多米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桥墩间的1300多个桥孔成了藏羚羊等野生动物自由迁徙的通道。

为了保护沿途的生态环境,列车上安装使用了真空集便装置和生活垃圾压缩处理机,众多的污物箱可以满足列车40多小时的连续运行。同时,路基两侧移植和培植了上千万平方米的草皮……

列车行进着,在辽阔的大地上行进着。从北京到拉萨,从祖国的心脏到美丽的西南边陲,在这条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线上,与列车一起穿越昆仑山隧道、风火山隧道、三岔河大桥、长江源大桥,一起感受乘白云,抚蓝天,踏清风,揽明月的豪迈与激情。

下午16点整,列车驶过青藏铁路的标志性建筑——拉萨河大桥,稳稳地停靠在本次列车的终点:拉萨站。

44小时的长途跋涉中,与青藏铁路一起在历史与现实中穿越,在自然与文化中游走,见证这片土地的伟大,见证现代科技的发达。坐着火车去拉萨,注定将成为我人生旅途中最美丽的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