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野草

作者:孙润林    来源:《初中生周报》2011.12月    2012-7-20

曾经最讨厌的就是草了。

因为生命力强,对生存环境没有任何讲究,便常常都是满地的杂草丛生,惹得满园满圃的花儿无处安身。这些可恨的强盗!

初春的雨,清新中还透着些许冷冽,人们还未及领略春的魅力便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的风采了。连着几日的雨,终于使我不耐烦了。迷茫地走在被雨浸得透亮的水泥路,细看在雨中接受洗礼的一切。

瞧那躺在路边的青菜叶,孤零零地遭受着嘲讽;那些月季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花瓣儿早已不知去向,只狠心将单薄的身躯留下,无奈地忍受雨珠劈头盖脸的热情;远处墙壁上攀爬着的爬山虎,也褪去墨绿的外衣,剩下一根藤条在雨中瑟瑟地蜷缩在一起。汽车由远及近,再驶远,溅起点点污水,给烦躁不安的天气助长几分气焰。

但是这幅阴沉的灰色画卷,却蓦地冒出几点绿来。欣喜地凑上前,居然是我最讨厌的野草!雨丝密密地织成一张网,让所有的植物都无所遁形,可偏偏就是野草,从网眼里挣扎出来,唐突地在你的视线里安营扎寨,让你再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无视它们的存在。

零零碎碎的新绿铺成另一种风味的天空,与原本的青蓝遥相呼应。它们执拗地昂着头,任你怎样辛辣地讽刺,也别想使它们产生自卑感。翠绿、墨绿、浅绿、黄绿……各式各样的绿,直逼得你眼花缭乱。每一株草都挺胸而立,特别是草叶的那居于末梢的尖端,更是分毫不让地直指苍穹。

雨对于它们的狂傲却极为不屑,继而发起更猛烈的攻击。爬山虎低下了头,月季低下了头,就连大松树也低下了头,可偏偏,偏偏这野草固执得很,像一把利刃插进了雨里。我听见草在笑,虽然细如蚊蝇,但却震颤九霄。

开始理解野草:它不在乎别人鄙视的眼神,为了心中的梦想可以倾尽全力去奋斗,哪怕最后遍体鳞伤,同样无怨无悔。

刹那的释然,再去看时,那草果真还挂着一丝憨笑。

乐观,坚持,这就是草的智慧。

亮点评析:

这是一篇即景抒情、托物言志的散文,文中有两点值得称道。一是巧妙的拟人化描写,不仅写出了野草的姿态、色彩,更写出了气质、神态,它不畏风雨,不泯斗志,简直就是高尚人格的化身。二是对比描写,通过月季、爬山虎、松树在暴雨下低头,来衬托小草的卓尔不群、特立独行,使之成为作者言志明理的媒介。文章确实做到了融情于景,寓理于物,而且语言也比较凝练、清新。

                                    (姜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