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沉沉思乡心 悠悠汉唐魂

作者:陈学迪    来源:《河北教育》11月    2012-1-12

“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的余光中被大陆读者誉为“乡愁诗人”,《乡愁》已经成为他在大陆的名片。余光中作为一个挚爱祖国及其文化传统的中国诗人,他的乡愁诗具有深厚的历史感和民族感。

“关外的长风吹着海外的白发,飘飘,像路边千里的白杨”

余光中经历了南京大屠杀、日军轰炸重庆,目睹了祖国的疮痍、同胞的苦难,感受到了中华民族同仇敌忾的豪情。离开大陆后,从此魂牵梦萦。他说,《乡愁》写作用了二十分钟,却酝酿了二十年。“1971年,我离开大陆已经有20多年,看不出任何重回故乡的迹象。这是一种看得到对岸,却看不到迈向对岸的可能的乡愁。情绪像水瓶炸裂,瓶中水一泻而出。”

“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

 1992年,余光中终于踏上阔别43年的故国的土地。在历经半个世纪,终于跨过因空间阻隔而生“乡愁”的诗人,又深深地沉浸在一种历史与文化的乡愁之中。“从21岁负笈漂泊台岛,到小楼孤灯下独自怀乡怀乡,直到往来于两岸间的探亲、观光、交流,萦绕在我心头的仍旧是挥之不去的乡愁。”谈到作品中永恒的怀乡情结时他说:“我的乡愁是对包括地理、历史和文化在内的整个中国的眷恋。”

“烧我成灰,我的汉魂唐魄仍然萦绕着那片厚土”

余光中在南京生活了近10年,紫金山风光、夫子庙雅韵早已渗入他的血脉;抗战中辗转于重庆读书,嘉陵江水、巴山野风又一次将他浸润。“我受过传统《四书》、《五经》的教育,也受到了五四新文学的熏陶,中华文化已植根于心中。”

 也正因如此,置身于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背景中,他却时时听到的是另一个他念念不忘的旧大陆对他的召唤,“不是回希腊与罗马,而是回去汉唐。”他满怀憧憬为《乡愁》赋新句:

未来,是一条长长的桥梁,你来这头,我去那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