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比正路还长的巷子

作者:柯裕棻    来源:《初中生周报》11月    2012-1-12

有时候,走着走着,离了扰攘的正路,踏上一条没名没姓的、比正路还长的巷子,那个又惊奇又迷惘的感觉,多么像人生啊。

走进长巷子里,两侧的房子低首敛眉,没有大马路上的高楼那样霸气,在这以人的尺度打造出来的屋檐底下,活动的幅度小些,说话的派头小些,那气味也浓密些,生活的气味,水沟的、铁锈的气味,午饭剩余的油腻味,亦步亦趋跟着,如同一只熟识的狗。洼坑里隔夜的雨水,像一段委屈的心事,泪汪汪闷坏了,阴着脸,映着来人,踩着了它,就回溅你一脚的怨意。

城市里的长巷实在没办法安心走,红砖道宽仅仅几尺,有些地方有高低不齐的骑楼,忽上忽下,怎么走都是颠沛流离,心里很不舒坦。有些地方连骑楼或红砖道都没有,只身走在上面,慌慌的,没有归属,像是离乡背井的人,走在不属于自己的城。

如果在冬夜,一个人走在两侧大门紧闭的长巷子里,有时候会有进京赶考的书生赶路的心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却不断被后方来车的车灯打扰,那种灯的亮度非常恼人,在人的心里投下一道慌乱的影子,走几步路就得频频回首,躲闪,这种惊扰无奈的程度,犹如一段挥之不去的往事,化成了鬼魅,准备重返噬人。

至于乡下的长巷,真的很狭窄,车子很少进去,少了车,就多了从容,乡下的路是随意铺下的,从房子铺到田边,从大马路铺到菜园,聚落密了,那条任意铺下的路就变成了巷子,弯弯曲曲的,尽头一样还是水田跟菜圃,但中间的转折出乎意料的多,如同这一村百年的兴衰。

我曾经拜访过住在台南乡下的朋友,他们门前是一条很长的巷子,仿佛从郑成功之后,这一村的人便开始增建巷子的长度,以此做史。巷子尾是一畦菜圃,黄色的油菜花,踱步的鸡,巷子两旁人家的围篱是扶桑花和紫藤。在巷子的尾端,照例只有蛙鸣、狗吠、炊烟。

午后四点我们蹲坐在阳光倾斜的骑楼下,朋友端出一盘红草莓,一包紫菱角,搁在地上。

鸡群走过。

邻居老太太佝偻行过。

蝴蝶飞过。

苍蝇来过。

猫影子飘过。

千百个念头闪过。

没有一辆车经过。

那是一条很长的巷子,时间行走其中,百转千回失去了影子,因此看上去不存在。我们坐在那儿看它,彷彿看见人生。

赏析:

文章借对长巷的描摹来展开作者对于人生的体会与思考。因为长巷里曲折多变,宛如人生。以下几点可供写作时借鉴:

1.运用比喻,形象生动。文中运用了许多新奇的比喻,令人惊奇。例如,“生活的气味,水沟的、铁锈的气味,午饭剩余的油腻味,亦步亦趋跟着,如同一只熟识的狗。”作者把看不见的抽象的味道,用具体可见的狗的跟随来比方,这种写法十分特别,生动形象地写出了气味在小巷里弥漫的状态。还如“洼坑里隔夜的雨水,像一段委屈的心事,泪汪汪闷坏了,阴着脸,映着来人,踩着了它,就回溅你一脚的怨意。”作者借用比喻和拟人形象地写出了小巷里凹凸不平,雨后残留的洼洼水迹,以及给人带来的不便。

2.运用排比,增强气势。作者在文章结尾处,使用了一组排比性的文句。“鸡群走过。邻居老太太佝偻行过。蝴蝶飞过。苍蝇来过。猫影子飘过。千百个念头闪过。没有一辆车经过。”作者运用了七个白描式的生活剪影,连缀在一起,画面充满动态美感,呈现出了乡下午后巷子里的悠闲生活光景。排比修辞手法的使用,使文章语句工整,节奏鲜明。

3.景物描写点睛传情。景物描写占据了文章的大部篇幅,作者的心灵的轨迹大都是通过景物来演绎的。用景物来突现文章的主旨,传情达意。

(阅读设计:李晓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