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打造山里孩子的乐园

作者:本刊记者 董志伟 张海涛 通讯员 张良    来源:《河北教育》11月    2012-1-12

——围场县力促农村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纪实

 

 

 

编者按: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经济欠发达,村落分布点多面广,交通不便。该县利用中小学布局调整闲置的校舍,大力发展农村公办幼儿园,并努力做到标准化。仅仅用了3年时间,就实现了全县312个村学前教育的全覆盖,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90%以上。围场县的做法和经验,希望能给其他有着类似情况的地区提供有益的启示和借鉴。

 

打造山里孩子的乐园

——围场县力促农村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纪实

本刊记者 董志伟 张海涛  通讯员 张良

 

一所幼儿园只有几十个孩子,这种情况你可见过?如今,这样的幼儿园在围场县农村随处可见。或许你会觉得,如此袖珍的幼儿园一定“不咋地”,但是,在围场的每所农村幼儿园里,教室、活动室、休息室、餐厅、各类玩教具、电视机、DVD等设施一样也不少;在幼儿园的管理上,《幼儿一日常规》、《教师评价考核办法》、《教科研规范》等规章制度也一应俱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用这句话来形容这里的幼儿园最为贴切。不过对于生活在山区的家长们,却从来也没有嫌过它小,因为它可是这里的孩子们最喜欢的乐园。

 

不能存在空白点 山里的孩子输不起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位于我省最北端,地处山区地带,经济欠发达,人口分散,落后的经济条件一度成为制约该县学前教育发展的最大难题。学前教育普及程度低,保教质量无从保障。“可以说是举步维艰,进展缓慢。”围场县教育体育局局长封志虎一句话道出了当时学前教育面临的困境。

直到2003年,围场的学前教育才出现了一线转机。那一年,围场打破乡镇行政区划界限,撤消了全县37个乡镇中心校,建立起了集办学、管理、研训为一体,同时涵盖各类教育的管理机构——学区。教育管理体制的变革,为发展农村学前教育提供了大好机遇。

“以前农村幼儿园归各乡镇中心校管理,各地发展很不均衡。财政状况好的乡镇能办几所标准化幼儿园,条件不好的乡镇,就连一般园都难以为继。”封志虎解释说,“围场是全省面积最大的一个县,多山少平原,村与村之间距离较远,交通不便。只有每个村都办上自己的幼儿园,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农村孩子入园难的问题。如果农村还存在幼儿园空白点,那么就会出现部分适龄儿童不能入园的情况。”

为了早日解决农村入园难的问题,围场县委、县政府专门下发了《关于加快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了“以学区管理体制改革和中小学布局调整推动普及学前三年教育,以标准化幼儿园建设为重点,示范带动,整体推进,实现学前教育高水平均衡跨越发展”的工作思路。县财政加大了资金投入力度,把普及学前教育列为农村公共事业发展的重点,学前教育从此驶上了快速发展的快车道。

按照加快普及学前三年教育的工作思路,围场县把幼儿园同职业教育、中小学教育和成人教育一起交由各学区统一管理。用封志虎的话说,把幼儿园交给学区,先是化零为整,整合优化全学区的教育资源,接着是化整为零,由各学区统筹配置教育资源。前后这“两化”,既理顺了管理体制,使各学区能集中力量办好幼儿园,又可以做到统筹分配,基本消灭了当时偏远山区农村普遍存在的幼儿园空白点。

“早几年的时候,我们村里没有幼儿园,我每天要骑上20多分钟的摩托车,把孩子送到离我们村最近的一个幼儿园。路远不方便不说,要是赶上刮风下雨啥的,担心路上安全问题,孩子只能在家里呆着了。”在紧邻坝上的哈里哈幼儿园,一位家长跟记者说起了孩子过去上幼儿园的种种困难和不便。随着中小学布局调整的实施,各学区按照“整合初中,发展小学;整合小学,发展学前”的工作思路,利用撤并后闲置的中小学校舍,集中力量发展独立幼儿园,实现了村村都有幼儿园,村里的孩子“足不出村”就能有园上。“现在我们村有了自己的幼儿园,步行几分钟就能把孩子送进园。否则孩子在家呆着,我就不能出去干活了。政府真是帮俺们办了件大好事!”这位家长称赞道。

“让农村孩子有园上只是第一步,上好园才是最终目的。”这个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有着自己更高远的追求。“普及只是学前教育快速发展征程中的一个‘站点’”,封志虎说。在围场,由于大多数农村幼儿园都是由闲置中小学校舍改建而成,设施配备标准还达不到办园要求,在普及之后,改善农村园的办园条件、提高办园水平和保教质量就立刻被提上了工作日程。

在较短的时间里,围场县多方筹措资金,按照幼儿园基本办园标准,对每个农村幼儿园都进行了室内外布置,装备了大型玩教具。3年来,全县用于幼儿园建设的资金投入就达到1300多万元。而现实情况是,直到2006年,围场县的财政收入才刚刚过亿。“为了能让农村孩子像城里孩子一样,人人都能有园上、上好园,全县上下都勒紧了裤腰带,一定要把农村园办好。”封志虎如此形容道。

县政府逐年加大资金投入,学前教育搭载上了布局调整的快车,促成一大批标准化幼儿园在山区农村落地开花。仅仅用了3年时间,围场县就形成了 “以公办园为主,民办园为辅”、各乡镇都拥有标准化中心园的办园格局。公办园扎根农村,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蜕变,学前教育得到了快速均衡跨越发展。

转岗教师华丽转身 幼师合格率直线攀升

哈里哈幼儿园的李广园长是一名小学转岗教师,同时也是全县年龄最大的幼教老师。教了34年小学的他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在莫里莫村,有些家庭一家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本来快到了退休的年纪,可自从调到了幼儿园,李广就再也闲不住了。先是接受县里统一组织的岗前培训,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上来了次“大换血”。接着,50多岁的他又开始学习手工和音乐,还要修习美术和舞蹈。“自从转岗后就没闲着,县里面的培训、学区里的培训,大大小小的培训数不过来……”李广把他参加过的各种培训从头数落了一遍,“虽然累了些,不过不接受培训真的不行。以前教小学生我游刃有余,本来是瞧不起教小孩的。自从带了幼儿园,才知道这比教小学难多了。”

幼儿园空白点消灭后,农村的孩子们都有园上了,但是专业的幼儿教师数量不足、年龄偏大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封志虎告诉记者,“为了有效解决这个难题,我县按照‘调聘并用’的原则,将中小学布局调整后富余的师资充实到各幼儿园,又从社会上聘用一部分幼儿教师,从数量上基本满足了农村园的师资需求”。

“唯一不足的地方是,转岗教师缺乏幼教经验、幼教理论,教育理念一时难以改变。在中小学他们很可能是一名优秀的老师,但到了幼儿园却成了不合格的老师。”围场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李国祥指出,学前教育普及后,转岗教师从事幼儿教育的专业素质水平亟待提高。因此,县教育体育局专门成立了幼教研训室,配备了专职幼教教研员,依托县教师进修学校对转岗教师进行业务培训和指导,同时各学区还根据各自实际制定了培训计划。

“刚到幼儿园的第一年特别累,看着孩子们叽叽喳喳乱成一团,我都不知道该干点啥。”广字幼儿园的转岗教师辛东升十分认同李广的观点。在经过学区的培训和跟岗学习后,辛东升逐渐找到了窍门。她告诉记者,“教学目的不一样,小学以教文化知识为主,而幼儿园以培养习惯为主。教学方法也不尽相同,小学一般按照教案来,幼儿园的随机性强一些。这就要求教师要具备全面的素质,音体美都要会。想要当好幼师必须不断学习,甚至从头学起。虽然累,但每当听到家长反映孩子懂事了,爱干净了,能主动帮忙做家务了,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借助县、学区研训室和幼儿园研训组三级培训体系,在较短时间里,一批优秀的幼儿教师脱颖而出。合字幼儿园的转岗教师姜艳春就是其中的一个。在县里组织的培训班上,她学习幼教理论更新教育理念。参加学区培训向年轻老师们请教业务,一到假期,园长还要给她留一大堆的“家庭作业”。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到现在能给全学区甚至全县的幼师上示范课。因为成长迅速,转岗第二年,姜艳春就获得了县里的表彰嘉奖。

如今,全县半年开展一次集中培训,教研员定期深入到农村园指导。各学区一个月一次小培训,半年一次大培训,组织学区内教师听课、评课,相互交流,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转岗教师培训方案。这一切,使围场县幼儿教师的素质有了质的提高。目前,全县幼儿教师学历合格率已经达到100%。前不久,县教育体育局制定出台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进一步优化师资队伍,逐步实现幼儿教师队伍的年轻化,专业化。到2013年,全县将新增专任教师1294人,专业合格率60%以上。平均年龄不超过45周岁,持证上岗率达100%。”

特色办园  打造山里娃的成长乐园

“城里园虽然硬件条件够硬,但要说有特色,还要数农村园。”围场县教育体育局办公室主任杨金国说道。“这可不是吹牛皮啊。”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一定要拉上记者到山里去看一看。

汽车从县城出来一路向北,行驶了大约40分钟,记者一行来到了棋盘山学区的哈里哈中心幼儿园。一进园,记者就被园里的景致吸引住了:一条拱形的长廊从大门口向园里一直延伸过去,上面挂满了色彩斑斓的剪纸,煞是好看。长廊的尽头,是修葺一新的教室。教室周围种满了海棠树,树梢上面挂满了金黄色的海棠果。园长崔金华告诉记者,园里种了很多这样的果树,郁郁葱葱的很符合农村的特点。从发芽到开花再到结果,每个阶段我们都让孩子们亲眼观察、近距离地去亲近和感悟大自然。果子每成熟一点,孩子们就懂得多一点。

“除了果树,一定还有小菜园吧?”记者凭经验问道。崔金华会心地一笑。她带着我们穿过一排繁茂的果树,拐进一道拱门。“这就是小菜园。”她随手一指说道。“哇!真是壮观!”记者忍不住惊叹起来。放眼望去,菜园长有百步开外,宽也有二十几步,足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小。仔细一看,里面种着胡萝卜、西红柿、茄子、辣椒、土豆等蔬菜,品种丰富,简直快赶上蔬菜基地了。崔金华介绍说,菜园里的蔬菜都是老师带着孩子们种的,从选种播种到施肥浇水,小家伙们照顾得可细心了。等到蔬菜熟了,就拿到伙房做成各种炒菜给孩子们品尝。通过这个过程,孩子们既体验到了劳动的快乐,又知道了每天吃的蔬菜究竟是从何而来。

“农村就是有这个好处,有的是地方,城里比不了的。”看到记者惊叹,崔金华笑着说。“我们幼儿园虽然大,可在园幼儿却不多,只有66个孩子,不过3个老师带着这些孩子还是很不容易。”由于村子里大多数的家长都务农,每天起早贪黑成了习惯。不少家长常常早上6点多就把孩子送来幼儿园,天黑了才把孩子接回家。老师们为了不耽误家长们干农活,总会比孩子先到,等到家长接完孩子再走。一天十几个小时跟孩子们“泡”在一起,既当老师又当保姆,逐渐成了哈里哈中心幼儿园的一大办园特色,赢得了广大农村家长的称赞和信任。现在,许多邻村的家长也慕名纷纷把孩子送到这里入园。

告别了崔金华园长,又继续向北走了20多分钟的山路,记者来到距离哈里哈村最近的一所幼儿园——莫里莫幼儿园。

相比哈里哈幼儿园,这所幼儿园的规模就更小了,一共只有30个孩子,2位老师。园长正是前面提到的李广老师。他带着记者到幼儿宿舍看了看自制的铁床,到操场踩了踩自己硬化的水泥地,到教室展示了一大批自制的玩教具。“自制是我们园最大的特点。”为此,村里的人经常开玩笑地说李广是个“全才”,什么活计都会干。“自己动手,可以节省开支,况且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可以开发利用,何乐而不为?”李广园长指着教室里的展区说:“你看,那些玻璃瓶里装着各种种子的标本,是老师带着孩子们到山上采集的;手工区里的泥塑折纸都是孩子们亲手制作的;玩具区汽车和火车是用废弃的饮料瓶做成的。像这样的玩教具还有很多,都是我们两个老师自己寻思着跟孩子们一起做的。”“会飞的鸽子”、“多人划船”、“喜洋洋与灰太狼”……不但自己动手制作,李广还给每件玩教具都起了好听的名字。虽然原材料只是玉米杆、木头条、树叶、瓶盖,这些在农村随处可见的东西,却被他们制作得相当精巧实用,孩子们都非常喜欢。

“充分利用乡土资源,自制玩教具在我县农村幼儿园是很普遍的做法。在常人眼里没用的废轮胎、油漆桶、纸箱、烟盒、瓶瓶罐罐,在老师和孩子们的眼中,那可都是宝贝。仅此一项,就节省了大笔资金。同时,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动手能力也在制作玩教具的过程中有了很大的提高,局里也十分倡导合理利用农村资源自制玩教具。”杨金国说。

在围场,除了各农村园努力创建自己的办园特色外,各学区还统一规划,着力打造本学区的特色。比如四合永学区就在学区内推广贴画特色。在学区的每个幼儿园里,都可以看到孩子们的作品:用树叶贴出的房屋,用铅笔屑贴成的花朵,还有用纸绳贴出的树木和草地,一幅幅惟妙惟肖、散发着童趣的农村风光画在孩子们的手上“诞生”,满教室的贴画,着实令人赞叹。一幅作品,往往需要几个孩子合作才能完成,有的画轮廓,有的裁形状,有的搓纸绳,有的用胶水一点点粘贴。这样既锻炼了孩子的动手能力,也从小培养了他们的合作意识。

“怎么样?我没有吹牛吧?”采访结束,杨金国得意地跟记者开起了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