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家乡教育的变迁

作者:韩春青    来源:《河北教育》    2010-10-8

 

站在21世纪的街头,我努力找寻着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踪迹;伫立在昏黄的暮色中,我看着自己长长的影子随着夕阳渐渐隐去,仿佛看到那陈旧与破败的时光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翻滚而去,随之而来的是新潮、是先进、是繁荣、是昌盛。
光阴荏苒,沧海桑田”,30年的岁月春秋,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古老的瓦房、陈旧的藤椅、破烂的街道、昏暗的教室……一去杳然。我提起笔,在没有遗忘的时候将尘封的记忆“编码”。
   
我出生在冀南的乡村里,孩提时代的我无忧无虑地成长在广袤的平原大地上。那时,每到晚上,妈妈常常带着我到一邻居家去看电视,那时全村只有那么一台黑白电视机,好像是12英寸的。时隔这么多年,那个情景依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满屋子里的人,有的坐在土炕上,有的坐在小板凳上,还有站在窗外的,有的人还带着烟袋,一边看电视,一边用裁好的长方形的纸卷起烟丝,卷好后便用火柴点燃,慢悠悠地,一口一口地吸起来,在漆黑的夜里,烟头上的火光就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忽明忽暗的,整个屋子烟雾缭绕。还记得那时非常喜欢的电视剧有《敌营十八年》,还有《霍元甲》和《上海滩》,几乎是全村的焦点,还记得我们小孩子看到的动画片《聪明的一休》。
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充分地调动起来,渐渐地,那些贫穷的乡亲们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逐渐丰富了物质生活,电视逐渐由12英寸到14英寸的,到后来又变成了彩色的,尺寸也越来越大,现在甚至还有液晶的等等。至今我还记得,我家第一台电视机是飞跃牌14英寸的黑白电视。房子由原来的泥土草房逐渐变成了砖瓦房,原来的牛车、马车也变成了拖拉机。
农村人虽然物质生活匮乏,但他们还是很有追求的。他们常常把理想寄托在下一辈儿身上。记得上小学时,父亲就常常对我说:“闺女啊,一定得好好学习,你看人家谁谁都考上大专了。”那时我也不懂,父亲也和质朴的乡亲一样,只知道大专是很高的学历了,于是,考大专变成了我最初的梦。后来,我知道了还有比专科更高的学历,乡亲们也逐渐知道了。
就这样,学校变成了几乎是我一生的舞台。
    我小学是在本村上的,学校那时还是土坯房,夏天下雨漏,冬天刮风透,房子极其简陋。上初中时,我和伙伴们们到离家五六里地的邻村去上学。我们几乎每天早晨都是6点从家里出发,步行近3刻钟的时间才能够到学校。到后来,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开始骑自行车上学。每天上午4节课,下午3节课,每个星期都是上6天的课,天天奔波在上学的路上……我最熟悉那条每天要走几次的土路,因为我们常常在放学的路上挖野菜,在小水沟里捉泥鳅,冬天打雪仗,真是不亦乐乎。但也很辛苦,下雨时泥泞不堪,下大雪时,路滑又难走。前几年,政府和老百姓共同出钱,修好了水泥路,而且专门有人打扫。现在的孩子每周只上5天的课,在学校住宿,食堂的饭菜品种丰富多样 ,再不用天天从家里到学校跑几个来回、风雨无阻。放学、放假时,他们还可合伙搭车,有人接送。近几年,由于学生人数锐减,乡里的几所初中合并了,办学条件和师资力量都比原来提高了很多。原来教我们的老师很多是连中专都没有读过的代课老师,现在至少是中师毕业,很多老师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的。
    当我上初中三年级时,考上了乡里重点中学,学校变成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也有了学生宿舍和学生食堂。当时我印象最深的,要算是宿舍和食堂的伙食了。那时我们的床是由木板靠墙搭起来的,上下两层,每个人的行李靠在一起,到了冬天又潮又冷。食堂里每顿饭的菜都是汤,什么白菜汤、萝卜汤,只有晚上是唯一的炒菜——豆芽炒白菜,食堂每每到那个时间才人丁旺盛,虽然没有几根肉丝,但大家依然吃得很香。现在这所学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教学楼、公寓楼拔地而起,高标准的食堂巍然矗立,食堂菜样很多,那些菜汤早已销声匿迹……
     我初中毕业考上师范学校以后,条件比初中就好多了:
告别了灯火摇曳的时代,迎来了灯火通明的岁月。宽敞的教室里,窗明几净,凉爽的秋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在这样优雅的学习环境中,我开始更加认真地学习……
   
现在虽然我工作了,但是我仍然没有离开学校,因为我成了一名教师。我的这群可爱的孩子们,他们更加幸福:教室里冬有暖气,夏有风扇,老师讲课还有多媒体,老师们将笔记打进U盘,上课时再展示出来,清楚、干净、省时、省力,科技的进步掀开了教育新的一页。网络走进了课堂,走进了教育。是改革开放缔造了一个个动人的神话。

       更好的是,现在的学生上学全部免除了学杂费、书费,一些住宿学生还享受到生活补助费……这些都让我羡慕不已。
       我们比父母幸福,孩子比我们幸福。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我的世界每天都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改革开放的阳光融化了落后的坚冰,改革开放的春风带走了破旧与泥泞。土地里,民族的根扎得越来越深;土地上,民族的花开得越来越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