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应试•应赛•应付•应然

作者:孙建锋    来源:《河北教育》    2010-10-8

 

一个专业化日臻成熟的教师,要蛹破三层茧缚,羽化一种“蝶”境。
“三层茧缚”意味着:一味教书;单纯教人;既不教书,又不教人。
一种“蝶”境意味着:既教书,又立人。
一味教书为“应试”。教书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完成“搬运”任务:先把教参上的,搬到备课上;再把备课上的,搬到黑板上;接着把黑板上的,搬到作业上;最后把作业上的,搬到试卷上。于是,铃声一响,赶“鸭子”(学生);媒体一开,填“鸭子”;试卷一发,烤(考)“鸭子”;结果全成“板鸭子”。
单纯教人为“应赛”。大学自主招生,要求又“红”(三好学生)又“专”(奥赛精英)。“红专”哪里来?“红专”窑在哪里?“红专”的工匠是谁?要多少“砖坯”才烧成几块“红专”?仅靠这几块“红专”能砌几堵墙,能建几间房?在单纯教人的“应赛”教师看来,这些似乎可以不闻不问,只要应赛有人夺冠,就可以以点代面,以“冠”盖全,就可以一俊遮百丑,就可以明了月亮,暗了星星。
既不教书,又不教人为“应付”。应付的是庸师。庸师如庸医,除了医无能,就是无能医,什么病都看不好,小病医大,大病医亡,让患者人财两空之外,其余的玩什么花活儿都很“到位”,很“专业”。孩子,送到庸师手里也一样,学好不敢说,但有一点可以保证:聪明的教平庸,平庸的教糊涂,糊涂的教白痴……总之,庸师从生命的上游,就迷惑了孩子的心智,污染了孩子的精神,阉割了孩子的个性。如果说奶粉添加了三聚氰胺,可以让孩子得肾结石;庸师在教学中添加了“应付”,就会让孩子“脑结石”。前者,可以检验,可以曝光,可以法办,而后者呢?
既教书,又立人为“应然”。“应然”在这里意味着教育的终极关怀应该是既教书,又立人的本真状况,理想层面。
蛹破茧缚,羽化成蝶的教师,是“应然”的教师。应然的教师为良师。良师有良知,有良慧,有良策,有良能。
良师谙悉:生命只售单程票。于是他热爱自己的生命,同时珍爱孩子的生命。课堂里,他和孩子化作了生命的共同体,同呼吸,共命运。
——当孩子需要心智开启的时候,他知道该说些什么又知道怎样说,能说得孩子怦然心动、悠然心会;
——当孩子需要心灵加持的时候,他能够给卑微的心带来自信,给脆弱的心带来强健,给懵懂的心带来觉悟;
——当孩子需要视野放达的时候,他知道怎样引领孩子更上层楼,望尽天涯路;
——当孩子需要梦想放飞的时候,他能够营造宏大的气象与格局为孩子的梦想赢得广阔无垠的长空。

       摆脱了应试、应赛,超脱了应付,走向了应然,蛹破茧缚,羽化成蝶的教师,徜徉于课室之中,流连于孩子之间,宛若蝶舞花丛,只取灵性的花香,不损童真的花色;只授智慧的花粉,不损童心的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