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先声夺人 虚词不“虚”

作者:曹津源    来源:《初中生周报》    2010-10-8

 

        叹词是表示某种感情或呼唤应答的虚词。有的同学写作时“情不够,叹词凑”,“啊”字满纸飞,进入无病呻吟的误区。怎样用好叹词,使之成为抒发感情和塑造人物的特殊手段呢?我们以《故乡》为例简单谈谈。
        一、“镶”入对话,凸现个性。
      《故乡》在叙写杨二嫂的对话时多次“镶”入叹词模拟她的声音,以凸现其特殊的心理和性格。
        例如:1.“哈!这模样了!胡子这么长了!”
        2.“阿呀呀,你放了道台了还说不阔?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门便是八抬的大轿,还说不阔?吓,什么都瞒不过我。”
       例1里,杨二嫂的进门与闰土恰成对比,闰土进门默默无声,而杨二嫂却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抢先的一声“哈”,怪而尖利,且是突然大叫,其尖刻、泼辣的性格特征跃然纸上。
       例2里有“阿呀呀” “吓”两个叹词,各得其妙。未等“我”解释的话说完,杨二嫂就不容分说用“阿呀呀”打断“我”的辩解,“呀”的重复,突出杨二嫂对“我”的不满,并引出一连串的挖苦讽刺和恶言中伤,这就足见其自私、贪财和泼悍;接着的一声“吓”,更让读者看到她索要家具未成的恼怒和反诬得逞后的得意,寓情于叹,以声传情。又如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 “阿呀阿呀”比“阿呀呀”中间多了一次停顿,语气中更增添了嘲笑不满和攻击性,一个被旧社会扭曲得放肆泼悍的小市民形象活生生地站立在读者面前,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如果去掉两例中的叹词,那么杨二嫂这一人物形象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鲜活、生动。
       二、设位恰当,强化感情。
        段首用叹词叹息一声,能统摄全段,有“先声感人”之效。
        让我们再以《故乡》为例: “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此时的“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叹词“阿”独立于段首,其中有未见故乡时的急切,有对昔日故乡美好图景破灭后的痛苦,有看到故乡萧索景象时的悲凉,有对故乡今不如昔的责问。这一声悲叹,蕴藏着何等丰富的感情内涵!
        又如: “阿!闰土的心理有无穷无尽的稀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闰土待“我”情真意切,亲密无间,讲其捕鸟、看瓜、刺猹、拾贝、观潮来滔滔不绝,使“我”心头涌起强烈的新奇感和探究欲,叹词“阿”正是这种特殊感情在语气上的反映。如果说第一个“阿”是悲愤之叹,凄凉之叹,那么这一例 “阿”则是兴奋之叹,激动之叹。两例中的“阿”均居段首,都强化了抒情的力度。
       虚词不“虚”,叹词之功不仅在“叹”。今后写作时,可要让叹词“一显身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