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我社报刊

老爸老妈真的老了

作者:高 强    来源:《河北教育》    2010-10-8

       半个世纪以前,在认识了二十八天后,十七岁的爸爸用一袋子黄豆、几袋子玉米作为聘礼娶回了十八岁的妈妈。经历“闪婚”的他们,一起品尝着劳作的辛苦,一起品味着收获的喜悦,转眼间携手人生已50余载。

已近古稀之年的妈妈喜欢忆苦思甜,总说:“我们最为自豪的一件事情就是供七个孩子读书。唉,那叫一个难啊!常常是交了这个的学费,没有那个的书费;买了这个的作业本,就不能买那个的铅笔盒。”而此时,沉默寡言的爸爸总是狠狠地吸着烟。我是爸爸妈妈七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也是他们最为宠爱的一个,自然在家里有恃无恐,在他们三十几岁还很年轻的时候,我就经常玩笑似的喊他们“老爸老妈”。到现在,所有的孩子都成家立业了,子女们都愿意把吃尽了苦、受尽了累的父母接到自己身边来住,可爸爸妈妈却一千个不答应,说是不习惯城市的喧闹,其实是不想给子女添麻烦,就这样爸爸妈妈很少离开那个他们相识相知的小村子。
一有空闲,我们一家三口就回去探望父母,可这次已经连续三周没有抽出时间。周五晚上,在妻子的提议下,我打电话邀请他们来城里共度周末。电话接通后,爸爸妈妈就开始宣讲他们的“老三篇”,爸爸先是叮嘱:一是踏踏实实做人,二是勤勤恳恳做事。后是妈妈补充:“出门要看车,什么都不重要,平安才是福!”我就总想:我虽已过了而立之年,但在爸妈眼里仍把我当成是最小的孩子,骑车上下班,还时时不忘嘱咐,真有些是多此一举!可这次我刚说完我的计划,爸爸妈妈竟一反常态,连连应允。以前几次让他们来城里小住,爸爸妈妈总是以往返劳累为由推掉,其实我知道他们更愿意让我们在周末轻松地睡个懒觉,这次真是出乎意料!我高兴地和妻子讨论起第二天的游玩计划,没有觉察出丝毫异样。
盘踞不走的冬天打消不了人们出游的热情,公园里早已游人如织。禁锢了一冬的女儿也格外兴奋,一会玩转椅,一会荡秋千,爸爸妈妈始终寸步不离。我带着女儿去买冰激凌,爸爸妈妈则倒剪双手走在林荫路上,时不时地停下来看看我们父女,脸上依然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等到女儿玩尽了兴,我便四处找寻起爸爸妈妈来。在一个僻静处的座椅上,爸爸双手托腮打着盹,妈妈竟然蜷起身子躺在椅子上!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看样子是累坏了。瘦削的脸上分明增添了许多深深的皱纹,我真不忍心打扰他们。可能是感觉到我们走过来,爸爸说道:“你们早来啦!”妈妈连忙用手绢习惯性的擦擦眼角:“走!咱接着玩,我还有的是力气!”说完,就带着孙女小跑起来。看着爸爸妈妈蹒跚的背影,我真为自己这些年的粗心感到愧疚,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此时,公园的景色在我的眼里早已成了黑白照片,失去了往日的色彩。
走马观花之后,我担心爸爸妈妈身体吃不消,就建议回家。车还没有停稳,爸爸悄声对着妈妈说:“你还去不去医院检查啊?”声音极低,却被我听得一清二楚。问及他们,妈妈却遮遮掩掩:“没有什么事,你听错了……”我再三追问,爸爸才说出了实情。原来,最近一个月来,妈妈经常流鼻血,每天都流一两次。我这才恍然大悟,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一反常规,答应来城里度周末。想到他们强作精神陪孙女游玩,我内心惶恐不安!不知道谁跟我提起过,说常流鼻血是心血管系统的并发症,我的内心满是焦急和愧疚,真不知道妈妈要是真得了什么大病该如何是好。我连忙带他们去医院,测完血压测血糖,做完血检做窥镜,一圈儿折腾下来,医生说是肺燥血热引起,吃点三黄片、云南白药就无大碍。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在爸爸妈妈的眼里,我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可我却忽视了爸爸妈妈逐渐变老的事实。他们已不再年轻!没有想到“老爸、老妈”——这半玩笑半撒娇的称呼却变成了现实,不会是真的被我喊老的吧?那么又是谁在不知不觉中让爸爸妈妈挺直的腰板变得佝偻,笔直的双腿弯曲变形呢?不单单是时间吧!我们七个子女,哪一个不是在如山的父爱、母爱中浸润滋长的呢?哪一个不是在父母艰辛劳作中成长的呢?现在,我已初为人父,就已饱尝做父母的不易,而爸爸妈妈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将自己的七个孩子抚养成人定是异常艰辛啊。我的爸爸妈妈以及天底下所有的爸爸妈妈,哪一个不是像我们爱着自己的儿女一样深爱着我们呢!
老爸老妈真的老了!想到这,我的内心一阵莫名的惊慌甚至是恐惧,我知道我不是害怕自己的老去,而是害怕他们的离去。
夜已深了,望着院子里稀稀疏疏的老树,不知道在那个小村子里的爸爸妈妈此刻是否安然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