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校长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作者:陈松信    来源:《河北教育》    2010-10-8

 

在校长的岗位上,曾经一度为学校管理的“有为而治”与“无为而治”感到困惑。但经过多年来的管理实践,笔者认为,“有为而治”是不科学不合理的管理手段,“无为而治”亦非学校管理的明智之举,一个真正高明的校长在学校管理中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校长“有为而治”,凡事事必躬亲,能够有效地调节、监控学校的发展进程和中层干部的日常管理行为。并且能够确立校长个人的绝对权威地位,提高校长决策的执行力,使校长容易将自己心中的“学校发展蓝图”付诸于管理实践,做到学校政令的畅通无阻。但是,“有为而治”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它“捆绑”了校长,束缚了校长的思想和行动自由。学校事无巨细,校长无不亲力亲为,整日疲于应对,从而不能从繁琐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坐下来冷静思考学校发展,宏观调控学校的管理。也无暇顾及个人的学习充电,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其次,不能调动中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充分挖掘班子的管理潜能。中层干部在学校管理中没有自主权,仅仅是充当了一个上情下达的“传话筒”角色,因而渐渐对管理工作失去兴趣,凡事听之任之,随波逐流,“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再次,校长不肯放权给中层干部,还会削弱中层干部的责任意识,让大家缺乏主人翁精神。因为中层干部凡事不能做主,工作上只是“照葫画瓢”,一切行动听校长指挥,个人逐渐变得没有主见,在教师中也没有威信,因此,遇到问题和困难时也是习惯于去找校长,遇事不敢承担责任。
反之,校长“无为而治”,将中层干部推上学校管理舞台,自己隐身幕后,此举定能有效激活班子成员,充分调动中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挖掘他们的学校管理潜能,使其尽情施展才华。也能使校长解放身心,超越自我,从更高视角审视学校发展,规划发展蓝图,宏观管理学校。但是,如果校长对学校宏观调控不当,久而久之,“无为而治”的弊端也会日渐显现,成为阻碍学校发展的绊脚石。首先,“无为而治”让校长成为有名无实的“空头校长”。“县官不如现管”,一线教师长期与中层干部打交道,请示、汇报工作全由中层干部自行主张,随着时间推移,使校长在教师心目中的“权威”渐行渐远,校长在学校管理中的地位与作用逐渐淡出大家的视野,直至校长被架空起来了,校长的地位与作用名存实亡;其次,“无为而治”宠坏了中层干部。有的中层干部因为在学校管理中享有“实权”,备受大家尊敬,难免变得有点飘飘然,忘乎所以。在学校里飞扬跋扈,嚣张至极,甚至发展到不把校长放在眼里;再次,“无为而治”还会导致学校领导班子之间明争暗斗、一盘散沙。中层干部意欲架空校长,则必然导致校长与中层干部之间产生隔阂,互相暗暗较劲。并且有的中层干部为了巩固自己的“根基”,四处拉帮结派,百般讨好教师,试图扩大个人“势力范围”,从而使学校班子失去核心,大家你来我往、明争暗斗,变得如一盘散沙,没有凝聚力。
因此,校长治校无论是践行“有为而治”还是实施“无为而治”,都不是高明的管理手段。凡事物极必反,一味的“有为而治”或者是一味的“无为而治”,其结果都不利于校长的学校管理,不利于学校的健康发展。一个真正高明的、明智的校长在管理学校时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么,校长又该如何界定何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呢?又应该如何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呢?

       笔者认为,作为学校各项工作的第一责任人,首先,校长要“大事清楚,小事糊涂”。比如学校出台一个政策、学校的重大改革,以及学校的招生、学校的建设等事关学校生存与发展大计的事情,校长一定要充分发挥领导和组织作用,亲力亲为,积极主动地参与,并做到全过程的监督管理。因为“抓大”,才能把握学校正确的办学方向,引领学校师生共同成长和学校的可持续发展。“放小”才能解放自我,同时为中层干部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空间;其次,校长要“主次分明”。无论一件多么大、多么重要的事情都有主次之分、轻重缓急之别,因此,校长重在抓主要工作,不影响大局的工作则可以安排中层干部来完成。这样一来,校长才会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应对学校的其它各项重要工作,而且也能充分调动中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再次,校长要“内外有别”。校长作为学校的法人代表,对待校内与校外的事情也要有所区别,诸如接待上级领导、贵宾,向上级请示汇报工作,以及与社会外界相关组织洽谈重大业务等各种“外事”活动,校长应当代表学校主动参与,因为这是对上级领导和贵宾的尊重,是对工作重视的重要表现,而且也能够真正体现校长作为法人代表在学校管理中的地位和权威性;还有,校长要“把责任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他人”。对于学校的事关重大责任的,诸如学校的安全等各项工作,校长一定要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以及学校管理中遇到困难和问题的时候要挺身而出,勇于承担责任。因为只有这样,校长才能给大家留下一个“敢于担当”的好校长形象,才能拉近与大家的距离,走进大家的心里。因此,校长管理学校不能“有为而治”,也不能“无为而治”,而是应当两者兼而有之,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