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如何让教师真正“流动”起来

作者:史 峰    来源:《河北教育》综合版2016.7-8    2016-7-29

 

打破教师在一所学校任教的“终身制”,让教师在校际之间轮岗流动,已是消除教育不公,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共识。但是,要让教师在校际间真正顺畅地流动起来,除了要有周密的“顶层设计”制度,还要有促进教师正常流动的“基层需求”——

消除流动的“整人”属性

教师流动是一项既有利有教育均衡发展,又有利于教师个人成长的改革举措,按说应该是“上合天意,下顺民心”的大好事。可事实上,目前许多教师对“教师流动”这项改革普遍采取抵制情绪。

教师为什么会抵制“教师流动”?究其原因是这项教育改革措施下达到基层之后,基层“执权者”并不把“教师流动”当作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有利措施来实施,而是当成了“执权者”整治教师的一项“新文件”。他们会对普通教师训话:如果不努力工作,成绩落后,就按照“政策规定”将你“发配”到边远学校。这样,促进教师流动改革的诸多措施,就成为“整治”教师的条文。整治就是压迫,有压迫就会有抵制。“流动”不再是光荣的“支教待遇”,而成为“发配边疆”的贬斥,谁还愿意参与流动改革呢?

要让“流动”成为得民心顺民意的教育改革,首先要求基层“执权者”,特别是基层学校的校长们要提高认识,不要把“流动”当成整治教师的“重要机会”,别让“流动”沾上整治教师的“恶意属性”。消除教师对“流动”的抵制,视“流动”为正常为必要,那么参与流动的教师就会越来越多,当大家都参与进流动队伍时,流动的“良性循环”才有可能最终建立起来。

拉平校际间的待遇落差

要说教师“流动”,其实也不是个什么“新项目”。因为教师流动始终是在进行的,只不过进行的是“单向流动”——只见偏远学校的教师向城镇学校流动,不见城镇学校教师向偏远学校流动。基于教师的这种“单向流动”,偏远学校的师资只出不进,导致师资匮乏,缺人上课,城镇学校则成了师资的“蓄水池”,人满为患,人无课上。

我们在强调教师要“献身教育事业,甘于清贫”的同时,也不能忽视“经济利益会产生行为导向”的现实规律,所以不必指责教师从偏远学校流向城镇学校的“趋利心理”。与其指责这种“趋利心理”,倒不如将这种行为善加利用。怎么利用?其实简单极致:只需要进行“小小”的财政分配调整就行,将区域范围内的教师待遇进行“统筹”,特别是要对教师工资进行“统筹统发”,由原来的“乡镇切块”的方式改为“全县统筹”最好。这样学校地理位置虽有“偏远”,但教师工资却不分“高低”,拉平了校际间的待遇落差,教师基于“趋利”动力的单向流动即会消失。然后再适当“拉高”偏远学校的教师待遇,那么可顺利引导身处城镇的教师向偏远学校“回流”。

提升偏远学校的服务能力

在现实操作中,教师“流动”到一所偏远学校,可以获得“高一级别”的工资标准,但是在“高工资”的引导下,的确还是有教师不愿意向偏远学校“流动”,这是为什么?因为偏远学校的条件的确“艰苦”,教师流动过来真是“没地儿吃,没地儿住”。

如果基本的生活无法保证,那么教师就算是“流动”过来了,早晚又会因为“生活所迫”急于想“流走”。让教师安心在偏远学校执教,有时候还真不是“钱的事”。要想让“流动”教师在偏远学校有安营扎寨的长远之心,就必需提升偏远学校的服务能力,为教师提供必需的甚至是“安逸”的生活保障。

首先,偏远学校要有“教师公寓”,为教师提供住所。其实,各地按照现有的财政能力,加上教育“专项拨款”的助力,在偏远学校建设一处“教师公寓”是可以承担得起的“负担”。

其次,偏远学校要建设有学校食堂。可以预见,能流动到偏远地区学校的教师应该是以青年教师为主的,学校食堂可以有效解决单身青年教师的吃饭问题。

当然,财政部门如果再加大些投入,在解决偏远学校教师的住宿吃饭问题的基础上,再解决他们的学习、娱乐需求,全方位地提升偏远学校的服务功能,让之与城镇学校的服务功能不相上下,那就更好了——当偏远学校成了真正的“待遇高地”,流来优秀教师自然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