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爱,让花朵如此艳丽

作者:本刊记者 宋国珍    来源:《河北教育》德育版 2014.12    2014-12-11

 ——记唐山市优秀班主任、玉田县伯雍小学教师李爱艳

 

10年前,记者就和李爱艳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她才从师范院校毕业不久,柔柔的声音、浅浅的微笑,目光游离着不敢与记者直视,柔弱的宛若一名水乡女子。10年后的今天,记者又来到了玉田县,如今的李爱艳仍是温婉而纤细,但眉宇间却流露着深沉和大气、自信和从容,

十几年的岁月,李爱艳始终把对学生的爱和教育的责任放在心头,用汗水播种着希望,用爱心培育着花朵,忙碌而充实、幸福而执着。在三尺讲台上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浇灌出一束束艳丽的花朵。              

爱无疆

2011年的春天, 李爱艳的班里新来了个学生,高翔宇。他的父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大学毕业后,移居到了日本。高翔宇浑身上下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而他生长在日本已整整7个年头。这次来中国是为了躲避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引起的核辐射。初次见面,翔宇的姑姑教孩子用汉语向老师问好,孩子断断续续吃力地说出了“老——师——好!”三个字。接下来,翔宇便成了李爱艳班上一名与众不同的特殊成员。他动作敏捷,身手不凡,经常从桌子底下钻进钻出,从椅子上跳来跳去。老师要求他别跳了,这样很危险。他瞪大眼睛看着老师,然后接着跳。李爱艳也看着他,可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和他说什么呀?全听不懂!是啊,母语对这个孩子是多么的陌生呀!李爱艳此时很是茫然,有些不知所措。怎样与这个孩子进行交流着实让她感到为难,交流成了挡在高翔宇和老师、同学之间的一堵墙。

怎样推倒这堵墙呢?仅仅是语言的问题吗?不。看着这个说着一口流利日语却几乎不会说母语的孩子,李爱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教师,有责任、有义务让这个孩子亲近母语、学会母语、运用母语。在以后的日子里,李爱艳就像教自己的儿子咿呀学语一样教翔宇学习汉语。课上,别的学生写字时,她走到翔宇的身旁,俯下身来给他补习汉语拼音。为了降低他的学习难度,还经常为他找来汉语拼音方面的音、视频资料,和他一起读、写。课下,李爱艳与他谈论的话题就更多了:文明礼貌用语,上学路上的见闻,奶奶家的新鲜事等等,海阔天空、漫无边际,翔宇的表述经常逗得两人咯咯地笑。她还专门组织几名优秀学生与他一起做游戏、聊天,想方设法地创设情境。

一天,在教学《王二小》一课时,李爱艳饱含深情地讲:“王二小是个勇敢的孩子,他机智聪明,把日本鬼子带进了八路军的包围圈……”随即,老师请学生观看影片。看着看着,学生有的泪流满面,有的咬牙切齿、摩拳擦掌。这时,高翔宇突然起身,大声斥道:“不,不是这样的,日本人是不会杀人的!”班上的其他学生顿时与他争执起来,甚至做出了要打架的样子。这是李爱艳始料未及的。最后“战争”虽然平息,可却引发了李爱艳的忧虑:必须让这个中国孩子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热爱我们的祖国。于是,她组织学生观看了《南京大屠杀》等好几部爱国主义影片,并对翔宇说:“回家后,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爷爷、奶奶,看看他们怎么说;你还可以上网查查相关资料。”几天后,翔宇找到老师说:“老师,我全明白了,原来我以前知道的不是真的!”李爱艳拍拍他的小脑袋说:“希望你作为中日友好的小使者,拉起两国小朋友的手,好吗?”孩子点了点头。李爱艳知道他当时并没有听懂,但她相信,这个孩子长大后会懂的。

爱无言

“上帝为特异体质的孩子关上了一道门,就会为他们打开一扇窗。”当来到李爱艳所在的学校时,学校领导这样对记者说:“虽然我校不是特殊学校,由于有些残疾的孩子家长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享有与正常孩子一样的教育,与正常的孩子一起玩耍、嬉戏,他们将孩子送入了我校。作为校领导的我们毫不犹豫地把这样的孩子交给了小李,我们相信她能为这些孩子打开一扇窗。”有的同事常替她打抱不平,而她却乐此不疲。她认为,这样的决定饱含了领导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肯定,而最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帮助孩子重塑自我,找到自信、找回快乐。

张昊玮,智商方面有点缺陷,是出了名的“捣蛋大王”,他曾弄坏了学校厕所的门,打碎了学校消火栓的玻璃,甚至用石块砸伤了同班同学的脸……现在,他变了。校长惊讶地说:“张昊玮也能写字了!”同事们也说:“张昊玮现在不乱跑了,咱们不图他学习多好,只要能通情达理就行。”这孩子的进步得归功于李爱艳。有年圣诞节前,学生给老师带来许多圣诞苹果,于是,一节别样的分苹果课就这样开始了。她切开苹果后第一块就送给了张昊玮,并对他说:“昊玮,你知道老师为什么把第一块苹果送给你吗?是因为你这学期没让老师操心,还帮老师关灯、关门、捡纸,老师真的很感谢你!”霎时,那种兴奋、激动、难以言表的情绪全写在了昊玮的脸上。为此,昊玮的姥姥专门来感谢李老师,含着泪把刚煮熟还冒着热气的玉米塞到了李爱艳的手里。

其实,特异体质的学生就像一个个别样的苹果,面对这一个个别样的苹果,更需要我们用爱来感化他们,用心来教育他们。

还有一个孩子叫于明锡,是一个有着严重听力障碍的学生。可怜天下父母心,他的父母费尽周折把孩子送进了李爱艳的班里。从此,李老师除了担当起教他知识的责任外,更多地肩负起了一个特教老师的职责:用手领着他排队,生怕一转眼就找不到他;脸对脸地与他交流,以方便他看到老师的口型。李爱艳对他的表扬奖励也别出心裁:翘起大拇指,亲亲孩子的额头。为了他,李爱艳还特意学习了手语。

“李老师!”一个比常人高八度、憨憨的声音过后,随即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个比李爱艳还高出半头、胖上一圈的傻得可爱的女孩儿,她用手死死地搂住李老师的腰。听这儿的老师们说这是李灵灵和李爱艳一贯使用的见面礼。

如果你真心对待孩子,孩子也会真心回报你。透过李爱艳的一举一动,我们不难发现,在文静、朴素,不事张扬的她的心中,燃烧着一团炽热的爱的火焰。是的,真正的爱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而需要用行动来诠释。

爱有痕

“做最好的自己”是李爱艳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教以来,她默默地挥洒着汗水,播种着理想,奉献着青春,创造着自己的人生价值,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了学生的生命里。

十几年的小学低年级班主任经验,她逐渐摸索出了一套适合小学低年级的富有艺术性的管理方法:着眼细节,活动为主。

摆桌子的小窍门——沿着地砖线摆,每张桌占一块砖。7岁的孩子还是太小了,老师越是要求摆齐桌子,他们越是无从下手,他们哪里知道哪儿才是小桌子的家呀!这样着眼细节的指导,再加之李老师不厌其烦的示范,教室里的桌子终于有了归宿,7岁孩子的习惯也得到了养成。

写在手心里的爱——遇上老师怎么教学生也不会写的字,李爱艳总是和蔼地拉过学生的小手,认认真真地把这个字写在孩子的手心里。孩子攥着这个饱含着师爱的字,他会记住一辈子的。

右手的作用——初入学的孩子左右不分,大部分老师的要求是“靠右行走”。孩子小,左右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陌生的概念呀,李爱艳分步进行训练,先教学生认识右手,接着举起右手,最后靠举着的右手边行走。这样下来,班上孩子的队伍从入学的第一天就没有乱过,排列整齐、秩序井然。

地面上的字——小学低年级识字量很大,李爱艳和学生一起把这些字做成小卡片,贴在地面上。学生经历了制作的过程,又能随时随地看见这些字,话里话外谈论这些字,自然而然也就认识了。这样,学生在做中学、乐中学,事半而功倍。

老人们常说:“七、八岁是猫闲、狗不爱的年龄。”同事们常说:“我最不爱教低年级,太烦了。”一、二年级的孩子的确如此,他们的小手总在不停地摆弄,小嘴总在不停地说个没完没了,让他们静下来真的很难很难。李爱艳心想:既然静不下来,索性就让他们动得无拘无束吧!在教《我想我能行》一课时,她大胆创新,把《智慧树》中的角色引入课堂,在角色互换的情感体验后,学生的情感价值观不启自发,不仅达到了教参要求的“学会与人交往”的高度,还进一步挖掘出了要独立、有自信的教学效果。对文中动词“跳”“伸”“接”“传”的突破,李爱艳更是大胆的尝试,竟然把篮球拿到了教室,让一名学生读课文,当读到这些动词时,其余学生分组做动作。学生们玩得兴致盎然、不亦乐乎!

“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李爱艳把生命之根深扎在教坛这片沃土上,拥抱、热恋和无私地献身于自己挚爱的教育事业。面对记者,她风趣地说:“我的脚能走多远,我的追求就有多远。”十几年来,她正是用爱的“置换反应”时时刻刻向学生敞开爱的心胸,传递爱的温馨和爱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