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全站搜索:
教育在线

他们,什么都懂

作者:周 萍    来源:《河北教育》2014.5德育版    2014-5-29

昨天有孩子提出,希望我每天能和一个孩子谈心,今天定下来,按学号每天轮流一位,直到下班才有时间和一号马伯辰聊天。给孩子们放了学,回到教室,伯辰还在等着我,刚好他的好朋友郭帅君刚组织完值日,便一并留下来。我们坐在窗前,外面春日的阳光正浓,树枝还没有透出新绿,但业已勃发出阵阵生机。

教室里很安静,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桌椅因为没有素日喧闹的孩子们,显得有些寂寥。看着眼前这两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儿,想着他们能在小学阶段结下这么深厚的友情,觉得真好。

    谈话不知不觉就开始了,还是围绕着小升初。

    他们告诉我,中学他们还要在一起,伯辰的父母有共建单位,帅君的父母有能力让他和好朋友一起。即使这样,伯辰的双休日还是报了好几个重点中学的辅导班,准备应考;帅君的家长给他请了好几个家教,也是忙得不亦乐乎。但孩子们的心态很好,没有跟我抱怨学业的繁重,也没有为上中学觉得困扰。是呀,有好朋友一起的中学生活,至少不会觉得孤单。

    没有想到平常腼腆的帅君的口才那么好,侃侃而谈他遇到的老师,特别是他说自己很幸运,遇到的老师都很好,这无疑是对我的默认,听了心里还是蛮受用的。

    伯辰相比较而言,不如平常活跃,可能是经常被我“打击”,有些没有放开,但还是不断地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我原本准备的话题是:反思一下自己开学来的状态、说说对老师的看法、提些对班级的建议、讲讲自己的打算,可真聊起来,全然没有按我原来的思路走,而是更加自由,更加宽泛。我发现他们对事物的看法比我预想的要成熟,他们对同学的评判也非常客观,全然不是我一贯对他们的了解,总觉得他们懵懵懂懂的,其实,他们比我想象的更加明白事理。

让他们给我提提意见,没想到竟然是没有意见,完全不是因为不好意思当面提出来,其实他们很认真地想了半天,最后是希望我能多给他们讲讲他们的师哥师姐的小时候的故事。

    刚接班的时候给他们讲过一些,后来觉得或许他们不爱听,谁承想竟然还念念不忘。到底是孩子,还没有过了听故事的年龄,但他们爱听的是真人真事,或许除了有趣,他们也会聪明地懂得从“前人”的故事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吧。

    说实话,这一番谈话,让我对他们刮目相看。在我眼中,他们一直是孩子,有时急起来并不太顾及他们的自尊,觉得只要是对他们好,什么话也可以说,现在看来,未必是,是他们对我的喜爱,使他们一次次地原谅着我的口无遮掩。其实,他们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

    孩子们还有两个多月就毕业了,我很开心没有错过这宝贵的时间,能够不是站着和坐着的状态,放下教师和学生的身份,一起促膝谈心。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孩俊朗的面孔,我在想,将来的他们会是怎么样呢?他们会不会记得他们的小学老师曾经很平等地和他们坐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大天呢?

    晚上,接到伯辰的电话,问我抄写本抄错了字是整首诗都重抄还是重新抄词,我告诉他,只要重新抄写那个有错字的诗句就行了。我觉得他和我讲话的声音非常亲昵,而我回答的也比以往耐心。我相信,明天我看到的伯辰的作业,一定会比平常写的工整。虽然我很多次地找过他,希望有良好字体的他能把字写得让我看出他踏实的学习状态,但作用不大。但这次,我相信,他会写得更好,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种直觉。